第108章 第108章小白昼的迦勒底日常-无敌的咒术师不需要恋爱-万书网
首页

第108章 第108章小白昼的迦勒底日常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迦尔纳是怎么了?”

    罗曼医生看着回来后虽然面上看不出什么,  但是肉眼可见的情绪低落了许多的迦尔纳。

    “嗯……罗曼医生,你知道的,那位身为迦尔纳拟似从者的白昼小姐吧。”玛修也算是知道内情的人,  毕竟白昼小姐因为魔力短缺而幼化的时候,迦尔纳那父亲的光辉已经是挡也挡不住了。

    “是的。”这个罗曼医生是清楚的,他也知道迦尔纳很喜欢那位拟似从者——白昼小姐。

    “迦尔纳桑想要把白昼小姐带回迦勒底,  但是你知道的,这是不行的。”玛修解释道,“罗曼医生应该没见到吧?因为一点状况,白昼小姐变成了小孩子,迦尔纳桑就……父爱爆发了,  对小小的白昼小姐百般照顾,  直到我们回来,  对,  所以罗曼医生刚刚看见的就是‘痛失爱女’的迦尔纳桑。”

    罗曼医生陷入了阵沉默。

    从藤丸立香手里接过那个缺了个角的圣杯的达芬奇闻言眨了眨眼,  笑道:“那要不要试着召唤一下白昼小姐呢?毕竟她那样的人物,死后不升格为英灵也说不过去。”

    “怎么召唤?”藤丸立香疑『惑』。

    “喏,圣遗物这里不就有个吗?”达芬奇举了举手里的圣杯,  “虽然与这个圣杯有联系的人肯定不止白昼小姐,但在白昼那个世界被收集起来的圣杯,  还是有可能召唤到白昼小姐的吧。”

    “试试看吧。”藤丸立香迟疑地顿了顿,  “但是……”

    此时此刻,从门后看来的炽热目光让藤丸立香僵。

    “aster,  坚持是一种美好的品质。”这炽热目光的主人不是迦尔纳又是谁。

    好吧,虽然圣晶石的储量也就那么几颗,但是把圣晶石碎片换一换还是能够勉强凑到十连的。

    藤丸立香握着唯一的希望来到了召唤室,将那个圣杯放好,  她双手合十在召唤阵前诚恳地许愿白昼小姐能够次十连过来。

    拜托了拜托了!白昼小姐!看在迦尔纳的份上!

    召唤阵开始生效,圈圈的光转啊转,看着件又一件的礼装掉落,藤丸立香都快绝望了,迦尔纳紧盯着召唤阵,不知道在想什么。

    白昼小姐真的会成为英灵吗?或是她在未来愿意会成为英灵吗?

    水波般『荡』开的浅银『色』涟漪取而代之了最后一张银『色』的英灵卡,伴随着这样特殊的召唤登场,涟漪越发耀眼,在一阵强光褪去后,个穿白底蓝条纹的水手领幼稚园装扮的白发小萝莉站在法阵中心,像是有点不安,洁白的睫羽微微轻颤着,薄荷『色』的清澈眼眸又圆亮。

    她带着系着白『色』蕾丝边的湖蓝『色』缎带的水手帽,水手领下绑了个可爱漂亮的黑绸蝴蝶结。

    “是您在呼唤我的名字吗?虽然不知道您对自己看见这副样子的我是否会到失望,但我会竭尽全力达成您的期望。”

    只手拿着缩小了许多但对于她而言还是过于高大的不灭之刃的小萝莉表情严肃而认真的说道,第一次以英灵的身份回应他人呼唤的她有些忐忑和小心翼翼,紧张到脸上都泛着浅浅的红晕。

    “那个……嗯,应该是这样没错,如果没记错的——从者,ncer,真名为白昼,请多指教。”

    只见流火一闪,迦尔纳不见了,召唤阵中间的小白昼也不见了。

    藤丸立香反应过来:“等等!迦尔纳!”让孩子再和aster熟悉熟悉啊!

    迦勒底第一爸爸诞生了。

    见到小白昼的时候,迦尔纳必然就在附近,见到迦尔纳的时候,小白昼不是被他背在绒『毛』披肩里就是坐在迦尔纳的臂弯,再不济也是被迦尔纳牵着手。

    “这两天总是看不见那个人。”阿周那困『惑』。

    “啊,迦尔纳的……最近都在加班加点的刷火种刷素材来着。”对于迦尔纳的勤奋程度,藤丸立香都已经不忍心之后对迦尔纳说出加班二字了,当初迦尔纳说如果能把白昼带到迦勒底,那么白昼需要的素材、火种他会加倍地刷,如今他也做到了。

    现在的,小白昼应该已经只差最后一次灵基再临了吧?

    “哦,这不就来了吗,迦尔纳。”藤丸立香看见了从对面拐角走出来的迦尔纳,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不管他再怎么勤奋,aster最优秀可靠的servant也应当是——”我阿周那。

    阿周那话未说完,就看见藤丸立香直接个箭步冲上去,抱住了迦尔纳身前的什么存在并兴奋地大声道:“小太阳就是世界上最棒的servant!”

    阿周那僵住。

    “谢谢夸奖,aster,但是以我现在的状态而言,我并不能比得上迦尔纳和那位servant。”小白昼『奶』声『奶』气地诚恳道,藤丸立香这番话真是让她受宠若惊。

    不同于长大后被大家夸习惯了,能够在赞美之下保持平淡表情的白昼,现在的小白昼虽然有着长大后的心『性』和记忆,但是『性』格还是更为稚嫩,也更加不善言辞,被稍微夸下就会忍不住面红耳赤,而且有时候说话总是会不小心口胡。

    毕竟小的时候,她总是一个人,没有人陪她练口语,长大后能够说话交流那么顺利,这都是白昼的迦尔纳在圣杯之战日以继夜的不厌其烦的对着白昼话痨的成果。

    现在只差最后一次灵基再临就能完全突破到这个姿态最强状态的小白昼是一身白衣绯袴的巫女装束,最外面穿着层薄如蝉翼的千早,头上戴着金『色』的前天冠,不同于最常见的鹤松纹的千早,小白昼的千早上是一个个金『色』的小日轮,还有缭绕的云雾纹。

    小小的太阳巫女毫不吝啬自己可爱温暖的笑靥,给人以净化了身心般的静谧感,治愈着世人。

    “好了,aster。”迦尔纳看见藤丸立香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姨母化出声打断道,他手里还拎着满满袋的素材,正要去强化室给小白昼进行最后的突破,“我们还有正事。”

    小白昼听到迦尔纳的,点了点头:“迦尔纳说如果我尽快满级的,就能给aster帮上更多的忙,请aster再等等我,等我变得更厉害。”

    迦尔纳欣慰地『揉』了『揉』小白昼的头,避开了金冠,免得弄『乱』了小白昼的发型。

    “迦尔纳你真的已经把白昼小姐当成闺女养了啊。”藤丸立香不由得失笑,心里因为小白昼的暖融融的,真想狠狠吸一口小白昼的脸蛋,但是她把持住了。

    “毕竟不管怎么看,明眼人都能看出我和昼的关系吧,即便没有血缘关系,这份连系也足以超越血缘。”迦尔纳说着看向阿周那,阿周那显然一时间有些难以清楚眼前的情况。

    那个宛如缩小了的『性』转了的小迦尔纳是怎么回事?

    “昼,他是阿周那,是我同母异父的弟弟。”迦尔纳说道,“你应该知道印度的。”

    小白昼点点头:“我叽(知)……嗯,知道!”

    差点又口胡了的小白昼赶紧及时改口回来。

    “所以你算是他的侄女。”

    小白昼疑『惑』地抬起头,“迦尔纳,我不是你的女儿。”

    “我也说了,血缘关系不是最重要的,正如同你回应了我的心愿以这幅姿态回应aster的召唤,来到这里,那么我顺理成章延续你的这份‘回应’,应当也并无什么奇怪的。”迦尔纳对于藤丸立香在召唤的白昼时自己心中所想没有任何要隐瞒的意思。

    迦尔纳心想,或许正是因为他的想法,白昼才姗姗来迟,卡在最后一个才来。

    白昼沉默了会儿,像是陷入了思考,最后在阿周那这位天授的英雄那几乎无措的注视下,走了阿周那的跟前。

    对于个如此年幼的孩子,还是女孩子,即便她是被迦尔纳认同的没有血缘关系的女儿,但不管是她所带的日轮耳坠和身上的黄金甲,都让阿周那几乎本能的握紧了手中的长弓。

    听迦尔纳的……这个小家伙叫‘昼’?

    天啊,这个迦勒底从此除了迦尔纳,还要个小‘迦尔纳’吗?他阿周那现在情愿去那些危险的特异点来个加班加点不回迦勒底的长期任务。

    不然阿周那实则不敢保证自己是否能够忍住那种想要举弓的冲动。

    “我和你没有什么好说的。”阿周那板着脸毫不留情的对表『露』出自己的排斥之意。

    “娜娜亲。”本来是想尝试着喊声‘叔叔’,但是因为刚刚迦尔纳的介绍,她想起印度中阿周那的那些信息,他的名字在脑海中加深后,脱口而出的却是一声‘娜娜亲’。

    “亲……?”达芬奇教的?藤丸立香怔,然后因为那一声又甜软的‘娜娜亲’心都软了。

    “是我教的哦。”达芬奇不知道从哪里探出了头,“虽然白昼小姐的记忆和心『性』都很完整成熟,但是现在果然还是小孩子呢,是个学习能力强,基本别人教过的东西都会记住,并在潜意识里反复复习的好孩子哦。”

    小白昼浑然不知自己稚嫩的小『奶』音威力有大,本正经地继续道:“我是前不久被aster召唤出来的servant,我叫白昼,职介是ncer,虽然并没有要与你交好的意思,但同为马斯哒……aster的servant,好好相处叭!”

    阿周那的脑海里顿时一片空白,里面是一片浩瀚却又内容根本无法清楚的宇宙世界。

    阿周那脑海里突然浮现出来一段在一开始并不存在的记忆。

    不知道是脑补了什么,阿周那的表情突然柔和了下来,他半跪下来,平视小白昼,“你和迦尔纳是不样的。”

    说实在话,藤丸立香永远都无法完全理解英灵们的想法,比如玉藻前比如吉尔伽美什……也比如现在的阿周那,刚刚还脸的苦大仇深,现在就态度柔和下来了,变脸也不带这么快的。

    “对了,这是小白昼的技能内容哦。”达芬奇拿出自己手里的资料递给藤丸立香。

    “嗯?固有技能[暖阳的拂照],因为一生都在由祓除负面情绪形成的诅咒与咒灵,因而英灵化后,升格为拥有能够平复切负面的,包括怨恨、狂暴、不甘等系列的情绪并加以治愈安稳。”藤丸立香看着资料上的内容念道。

    阵风吹过,只听见迦尔纳的声音以极快的速度飘远,只能隐约听见那一句——

    “阿周那!放下昼!”

    藤丸立香抬起头,发现站在那的阿周那和小白昼已然不见了踪影,迦尔纳恐怕是去追了。

    “是因为和小白昼相处放松治愈的缘故吧,脑子里再也没有因生前所做之事的阴影而难以消退的魔音,而顺理成章接受了这个‘小侄女’?”达芬奇笑道,“大家都很喜欢她哦。”

    “诶?什么时候的事?”藤丸立香觉得自己似乎短短两天就错过了。

    “嘛……迦尔纳带小白昼去食堂吃饭的时候,看见迦尔纳喂小白昼吃饭,黑『色』的骑士王也尝试着喂了小白昼一口汉堡。”达芬奇回想,“然后大家就像是发现了新大陆样。”

    小白昼乖巧地接受后,鼓着腮帮子努力咀嚼的样子让那位骑士王似乎觉到了安宁和满足,之后直接换座位换到小白昼身边。

    恐怕今后迦勒底的大家日常放松的方式就有项是投喂小白昼了吧?对于负面情绪偏重且因为职介缘故难以克制的英灵而言,这会是毫无疑问最为治愈的日常活动了。

    幸好身为英灵是不会撑死的。

    藤丸立香先收起资料,现在她要做的是防止迦尔纳和阿周那打起来——

    别打了别打了,小白昼有什么好处,说对了就给谁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