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替身文里的白月光公主(二十九)-快穿:小莲花她美翻了-万书网
首页

第202章 替身文里的白月光公主(二十九)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察觉到青韵脉象濡软而弱,容筠皱了皱眉,继续探着脉。

    见他这般反应,慕容淮眸色微凝,声音带着些紧张,失了方才的冷静自持,慌乱地问道。

    “她,如何了?”

    容筠面色有些严肃,见慕容淮这般急色,如实相告。

    “你先放心,这姑娘没有什么大碍,只是她原先就心脾两虚,有些不足之症,如今又寒气入体……不过待我开几副方子好生调理一番便好了。”

    放心,他哪能放心?

    殿下至今昏迷未醒,他怎能放心得下?

    听着容筠的话语,慕容淮眼中沉色更甚。

    见他把完脉,他便伸出手将帕子收回,便把青韵的微凉的手放回至被窝里,细细地掖了掖被角,而后轻声问道:

    “那她为何昏迷至今?”

    容筠号了脉,心里门清,即便是被他这副样子给震惊到,却还是回应:“这或许是因为她太过疲倦的缘故,故而困晕了过去,过上两三个时辰自会醒来,届时备上汤药喂她喝下去便好了。”

    而后他又想起什么,补充道:“她后背的伤想必你已经上过药了,记得每隔三个时辰换一次药,用上我先前送来的玉息膏,不会留疤。”

    寻常小姑娘都怕留疤,更何况这等姿色的美人,思来想去容筠还是多嘴了几句。

    慕容淮眸光落在青韵身上,看着她虚弱的面容,而后冷声驱逐:“嗯,你先退下去煎药。”

    容筠早已习惯了他这副用完就丢的德行,再偷偷看了眼榻上的青韵,便长袖一挥,离开了房间,留下两人在那。

    ……

    青韵醒来之时,并没有睁开眼睛。她只觉着后背很疼很疼,身上也带着沉沉的倦意。

    下一秒,006察觉到她醒了,便贴心地替她屏蔽了痛觉,而后声音带着些哭腔,碧色的猫眼中泛着水光,哭诉着。

    “呜呜呜,美人宿主,韵韵,你可算醒了,006可担心你了,呜呜呜呜……”

    青韵没有着急睁开眼,而是对着空间道,恨不得现在就把它抱在怀里,挠一挠它的下巴,安慰它。

    “好啦,006最乖了,不哭不哭啊。”

    “其实我也没有很疼的,只是累了点,现在我这不是醒了嘛。”

    听着青韵温柔似水的话语,006泪意更甚。

    它知道宿主是在骗它,也知道宿主这么做都是被那个男人波及牵连,可还是收敛了脾气,止住了哭声。

    它向来护短,却也知道那个男人为了保护宿主也受了很重的伤,韵韵那么好,肯定不会将他置之不管,一个人留在那。

    006嘱咐道:“宿主,你答应我好不好,不能再为了别人而受伤了,你的阿淮会心疼,我也很心疼的。”

    青韵心中一暖,柔声安慰:“嗯,我知道的。”

    随即她缓缓睁开了眼,便发现床边趴着一个人。

    阿淮……

    只是细微的动静,原本就只是浅眠的慕容淮便惊醒了过来。

    “殿下,你醒了……”

    他眼中泛着血丝,声音又惊又喜,不似先前那般,不带一丝情绪,冰冷得像一个机器。

    ——

    见青韵醒来,慕容淮心中的沉郁一扫而空,此刻,他什么都不在意,只知道他的殿下醒过来了。

    青韵艰难地抬起头,扫视着四周的环境,声音带着淡淡的哑,对着慕容淮问道:

    “如今本宫这是在哪儿?”

    慕容淮一边伸出手扶住她,让青韵慢慢坐起来,一边低顺地解释,声音放低了几分,带着几分小心翼翼。

    “回殿下的话,这是属下母亲的故居。”

    青韵眉眼微弯,声音虚弱,带着些惊喜的悦色。

    “你……恢复记忆了?”

    慕容淮抬眸看向青韵,淡淡地应声,肯定着她方才的问话。

    “嗯,就在今日。”

    既然恢复了记忆,慕容淮并没有想瞒着青韵,而是选择将一切和盘托出,告诉她。

    哪怕殿下可能因为他恢复记忆而疏远他,驱赶他离开,他还是选择这般做。

    对殿下毫无保留是他作为暗卫的职责和本分,能不能留在殿下身边则是他的本事了。

    或许从前,他慕容淮有七分担忧,如今这份担忧却降到了三分。

    经历了今天那些事,他终于知晓了自己的内心,揭开了自己对于殿下的情意,如今沉下心来,自然也猜测到殿下对他不可能没有半分情意。

    不然她不会抱她,更不会不顾一切地替他渡气……

    说着话,慕容淮端起一旁冒着热气的药,捻起玉勺搅拌了一下。

    他轻轻舀了一勺漆黑的汤药,在玉碗中晃了两圈,直至温度刚好,才喂至她的唇边。

    “殿下,喝药。”

    看着递过来的药勺,鼻尖便已经泛着清苦的气味。

    青韵张开唇,将药含入口中吞了下去,苦涩泛在舌尖,她不禁皱了皱眉。

    见状,慕容淮将手摊开,上面俨然躺着几颗着用油纸包裹着的蜜饯,晶莹又泛着光色,看着诱人极了。

    “本宫抬不动手,你喂我可好?”

    “好……”

    闻言,慕容淮眸色微暗,低沉应声,冷白如玉的手指捻起一块蜜饯,几乎是下一秒便凑到了少女的红唇边上。

    青韵勾着唇,随即张口将蜜饯含入口中,苦涩的味道瞬间被蜜饯的味道给掩盖,整个口中都泛着甜蜜。

    而此刻,少年漆黑的桃花眼愈发暗了几分,喉结也蓦地一滚。

    原因无二。

    方才那一瞬间,他不小心触上了那一片柔软,猝不及防地,指腹忽而传来一点湿热。

    一触即离。

    他忽而想起今日在河中,殿下吻他时的情景……

    少年耳尖泛起一片绯色,在青韵看不见处,悄然间变得更红了几分。

    他垂下眼眸,重复着方才的动作,喂着青韵喝药。

    一勺一勺,耐心之至。

    不一会,玉碗见底,而蜜饯也只剩下一颗。

    既然阿淮已经恢复了记忆,就断然不能再像从前那般了。

    他有他自己的事业,他不止有她……

    “你今后自由了……”

    “不用再这般伺候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