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打赌-东北往事之九零风云-万书网
首页

第206章 打赌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宁浩怒归怒,但可能因为老憨,他对我还是存在一定的信任度。

    闻言。

    他止住脚步,将目光投向那名ASIR。

    那个年代的ASIR最擅长的做三件事:

    曲解事实。

    夸大功劳。

    收礼升官。

    眼见宁家的人情就在眼前,ASIR递给同伴一个眼神,问道:

    “你们说,刚才这小子是不是要祸害小柔?”

    “对!”

    “沈林!我打死你!”

    宁浩一声咆哮,就要奔我冲来。

    但万幸的是,他刚跑出一步,就被身旁的壮汉一把搂住腰间。

    “浩哥!你看小柔额头还有毛巾呢!哪有干那事还盖毛巾的?”

    ASIR见栽赃不成,还要继续拱火,可突然,床上传来一道虚弱的声音:

    “我......我这是在哪......”

    真的,没人能理解我此刻听到兰柔的声音有多么的激动!

    我赶忙站起身,趴在床头,刚要开口,就被宁浩推到一旁。

    他攥着兰柔的小手,心疼问道:

    “小柔,你跟我说,沈林这个混蛋有没有对你做什么丧尽天良的事?”

    见兰柔半天不开口,我焦急说道:

    “祖宗!咱俩是不是就喝了点酒,然后你喝多了,我背你来的宾馆?”

    “是吗小柔?”

    兰柔看了看宁浩,又瞥了瞥我,待收回目光时,她的一句话差点没把我肺给气炸了!

    “哥......我被他侮辱了......”

    说着,她还不忘挤出几滴鳄鱼的眼泪,试图增加故事的真实性。

    顷刻间,无数道摄人的目光同时向我投来!

    我咽了咽口水,脚步不自觉的倒退,干笑道:

    “浩哥,你别听她胡说,我......啊!”

    未等我说完,我就被数不清的拳头飞脚撂倒在地。

    正当我被揍的七荤八素时,兰柔弱弱的声音终于响起:

    “哥!你们别打啦!其实......其实他没对我做什么......”

    “啥?!”

    这就是我和宁浩初次见面的场景,因为兰柔这个小恶魔。

    并不愉快,甚至有些滑稽。

    可当时过境迁,如今想起,却别有一番滋味。

    ......

    “宁总,沈林被宁浩带走了!”

    “知道了。”

    当宁辰听到这个消息时,他手中的刀叉仅稍稍一顿,便恢复正常。

    “宁总,沈林敢投靠宁浩,用不用我把沈林老婆?”

    “不用,跟在宁浩身边倒是好事,这样他下手的机会不就多了?”

    “好。”

    通话结束,宁辰放下刀叉,用手帕优雅的擦了擦嘴角,平静说道:

    “赵叔,咱这有内鬼,而且身份不低。”

    “交给我。”

    “不,内鬼有内鬼的用处,我要用这个内鬼,送宁浩一份大礼。”

    ......

    宁家庄园内。

    我坐在沙发上,一边涂着红花油,一边目光喷火的瞪着挂着吊瓶,一脸得意的兰柔。

    宁浩也被兰柔气的不清,他朝兰柔摆了摆手,没好气道:

    “小柔,快给沈林兄弟道歉。”

    “我不!”

    兰柔晃荡着大长腿,想都没想就拒绝了,同时不忘递给我一个挑衅的眼神。

    “沈林兄弟,对不住,这丫头被我惯坏了。”

    “没事。”

    我咬着牙说道。

    “沈林兄弟,就冲你能独闯虎穴,替老憨报仇,你这个朋友我肖战交定了!”

    肖战拍了拍我的肩膀,认真说道。

    “肖哥,老憨待我不薄,这都我应该做的。”

    “沈林兄弟,弟妹这事我听说了,你放心,我肯定帮你把弟妹救出来。”

    宁浩说完,肖战目露寒光,沉声提议道:

    “浩哥,不行我就带人端了宁辰的老巢,省着他一个劲的蹦跶!”

    “不行。”

    “为啥不行?”

    “真闹到鱼死网破的地步,先不说公司股价会因此受损。

    凭宁辰的性格,他肯定不会放过弟妹。”

    “曹!那我就带人把他公司都砸了!不然我踏马都快憋死了!”

    肖战音落,宁浩还是摇了摇头。

    肖战见状彻底炸了毛,他拍案而起,怒不可遏道: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咋的?就任由宁辰在咱的头上拉屎?!”

    面对生死兄弟肖战,宁浩是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

    沉默许久,他无奈苦笑道:

    “老肖,时代变了,过去那套打打杀杀已经行不通了。

    而且就算你真把宁辰S了,你说你能活吗?”

    “那你说咋办?”

    “目前公司的股东都倾向于我,只要我能掌控公司67%的股份,我就拥有绝对的控制权。

    到时只要我将股份再进行稀释,自然就可以兵不血刃的将宁辰踢出局。”

    宁浩说完,肖战就愤怒质问道:

    “对!就算你把宁辰踢出局,那老憨呢?老憨就白死了?”

    宁浩想回答,可迫于兰柔在场,终是选择默不作声。

    兰柔刁蛮归刁蛮,但出身在宁家的她头脑自然异于常人。

    两边都是亲人,被夹在中间的她被迫出来打圆场道:

    “害,不就把沈林老婆救出来嘛,这还不简单,我去找宁辰说说不就得了?”

    说完,她环视一圈,最终将目光落在肖战身上:

    “肖叔,我要能把沈林老婆救出来,你能原谅宁辰一次吗?”

    “小柔,我”

    “肖叔,这样吧,我哥刚才不是说想扩大股权吗。

    我这正好有二十的股份,反正我也不会经商,回头我转让给我哥。

    这样一来,宁辰对我哥就没有威胁了,你们也能过消停日子。

    不然再斗下去,无论你们谁赢,难受的都是我。

    肖叔,你从小最疼我了,你就当给我个面子,不要再嫉恨宁辰了,好吗?”

    “小柔,不是我给不给你这个面子,是宁辰咬着我和你哥不放,你懂吗?”

    “肖叔,你放心,我肯定能说服宁辰的。”

    “唉,小柔,你太小,你不明白人心的险恶,更不懂宁辰的歹毒。

    我敢保证,他之所以能对你百般爱戴,就是为了得到你手中的股权,你信吗?”

    “我不信。”

    肖战苦笑一声,深吸口气,叹道:

    “小柔,叔跟你打个赌。”

    “什么赌?”

    “你要真能靠感情让宁辰放了弟妹,放弃争夺家主之位,我就不替老憨报仇了。”

    “真的?”

    “真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