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匆过-奇缘仙侠传-万书网
首页

第102章 匆过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望着董逸思手中那颗蓝色灵气缠绕的丹丸,张琅也是涌上了新奇心,他以往见到的丹丸,可从来都没有这种“奇观”,居然会被一缕灵气围绕。

    “大姐,师祖给我的这丹药是?”张琅问道。

    “此丹名曰,聚气丹,是一种辅佐炼气期修士吸纳吐息的稀有丹药,在打坐运转功法前服用,之后便能持续不断的将周围的灵气聚于周围,能让修炼速度提升数成!并且毫无副作用!”董逸思把玩着手中的丹丸,不紧不慢的解释道。

    “按您的说法,这丹药能提升我的修炼速度?”张琅语惊道。

    “嗯,此丹药的药效只对你这种炼气期修士有强效,我这种筑基期修为服用的话,也就鸡毛之薄,作用浅,没啥用。”董逸思回答着,同时也将她手上的这蓝色丹药递给了张琅,想让他自己上手看看先。

    在这些年来,张琅一直认为,只有如脊灵丹那些无人性的邪道丹药,才能强行扩增修士的修为,却从没想过这世界上居然还有提升修炼速度的丹药!

    张琅在董逸思有的那些古典药学书籍,和一些制药丹学的书本资料中,都没见到过这类相关的知识,同时就连董逸思也从未提及过这类丹药。

    所以,他一直潜意识的认为,修仙应该遵循道法自然,一步一个脚印,一切皆看自身和机缘以及天命,才能修的仙之大道,不能依靠那些邪丹魔药来作用自身,不然日后,定会遭天谴。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他心中此时认为这“聚气丹”,不会也是什么和脊灵丹一样的邪丹魔药吧!他可不想服用这类让他感到膈应的丹药,不过说到底,还得搞清楚才行,这毕竟是尸魂老者的好意,拒绝也太不给面子了。

    于此,张琅伸过去的准备接的手故意停住,脸上还浮出了顾忌之心,一种欲前不敢的样子。

    这很快就被董逸思看到了眼中,她眼中先是一点疑惑闪过,但进而立刻就明白张琅会这般磨磨唧唧的原因了。

    于是嬉笑一声,只能解释了一下:“哎呀,你是不是以为这种对修为有帮助的丹药也和脊灵丹一样邪乎,才不敢接?哈哈哈,放心吧,这聚气丹并非邪丹禁药,用的是天地稀有的药植制成,算是一种修仙界的常用物,无论正派邪派,又或是一些散修,只要身上有,都会服用这东西来加速修行的!”

    听得大姐解释,张琅眉目上的那些顾忌果然散了很多,可他手依旧没有接下那聚气丹,仿佛还有什么东西他还在担心。

    但见此的董逸思却开始有些不爽了,直接一把将手中的丹药倒扣到了张琅的手上,令张琅一惊,没等其开口,董逸思再次说道:“你小子,别给脸不要脸,这可是师父他老人家好心给你的,让你能迅速恢复并提升修为,而且我也解释给你听了,你若再不知好歹,那我可要给你教训了!”

    说着,董逸思眉头一皱,垮个脸,看起来十分生气且难看。

    见大姐如此,张琅急忙握住了那丹药,脸上浮出尬笑,急忙回答道:“不不不,大姐,我并不是不想接受,您刚刚解释完时,我就对此丹药没有顾忌了,只是我有点别的想法...”

    张琅忽然目光瞟动,脸皮抽动,一时抿嘴,一时皱眉,看起来很复杂。

    “谁教你说话吞吞吐吐的,有屁快放!”

    董逸思可不惯着他,毕竟也是张琅之师,也是有教育他的能耐的,看着这种吞吞吐吐的样子,没几个人能忍住怒气。

    张琅闭眼一凝,张开后认真的看着董逸思,平静道:“我在想,您若是恢复魂伤之后,也是需要提升修为的,所以,这些聚气丹或许还能给您用上,就算和您说的那样效果浅薄,但药学之中所言,药效可以积少成多,多了总会有用的!而如此我也算是报答了您这些年来对我的部分养育之恩。”

    此话一出,董逸思刚刚那还准备生气的脸立刻平缓了下来,看着张琅的眼睛,发了会愣,心中居然复杂了起来,她没想到张琅居然还在为她着想,一时间有些不知如何是好。

    而忽然,张琅突然大笑了起来,挠头道:“反正我还小,剩下的日子还长着呢,就算跌了点修为,慢慢修炼也能上去的!更何况,您都说过我的天资惊人,所以说,修炼这事,还不是信手拈来!嘻嘻!”

    “少自作聪明了!你以为就你天资聪慧啊?也不想想,你大姐我修仙这么多年,都是在吃干饭吗?哪里需要你这点皮毛东西!去去去,快给我拿一边去!你先照顾好自己再说!但是你要是真不想要这丹药啊,我可就拿去还给你师祖了!”

    没想到董逸思却只是看起来嫌弃的摆了摆手,一副并不接受张琅好意与想法的样子,但事实上,董逸思的内心十分的高兴,也十分的温暖和幸福,她再从张琅这里,感受到了失去多年的亲情关爱。

    只不过,只能言于心,不能动于行,因为此时张琅的成长,已然被董逸思觉得比自己成长要更重要些。

    但这是董逸思心中的想法,张琅并不能知晓,而听大姐这般反驳自己的想法,他也只能急匆匆的将那大瓶子捞到了自己跟前,不想这东西飞了,毕竟这可是提升修炼速度的好东西。

    随之脸上带着点点委屈的看了眼董逸思,最后才仔细的看向了手里拿着的聚气丹。

    张琅拿在手中仔细瞧,才感觉出来,这丹药散发出的药香和药气,清灵而蕴足,毫无脊灵丹那般散发的特殊邪气,并且从其质感色泽看来,炼丹过程,可比通常的要复杂精细了多。

    再而掂了一下那大青瓶,有些沉,往口一瞧,其中还有九颗同样的聚气丹!

    这么多!张琅心中第一句话就是如此,没曾想到师祖居然出手如此阔绰!

    他惊奇的抬头望向了董逸思,激动的有些不知言语。

    “哈哈哈,看你这傻样,还想给我用吗?师父他老人家身资颇丰,这点东西对他来说随随便便就能掏出来,所以根本就不需要你给我这东西,到合适的时候,师父会给我相应的丹药用于修行!所以不要做无意义的行为,知道了吗!”

    说着,董逸思伸出一手摸到了正在感觉到刚刚行为尴尬的张琅头上,浅浅的揉了揉,紧接着站起身来,看了一眼身后的床被,接着道:“你今天也只是苏醒,身体状态并未完全恢复,并且还让你测试了那么久,肯定很累了,先上床去休息吧,等明日开始,我便告知你这丹药的使用方式,同时开始新的调复方法,让你能恢复的更快。”

    等董逸思去替他摊开被褥后,张琅却还傻傻的坐在椅子上,手中捧着那大青瓶,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等询问才知道,原来张琅的储物袋都不在身上,他无法将这大青瓶给收起来,又不想直接摆在桌上,所以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

    董逸思那会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顺手就从腰间拿出了张琅的那个低级储物,并袋递给了他。

    “看一下吧,你的东西我可一点都没碰,收好就赶快过去睡觉。”董逸思说完,便从张琅身边走开了。

    张琅接过之后立马展开神识对储物袋内进行打量,虽然他并不在意大姐动不动他的东西,但其中有些当初药道师给的东西,若是被大姐发现了,那就不太好解释了。

    不过幸好,袋中并未有其它人的灵力残余,也没有东西被调用过,物品也都整齐的,不过那寻风剑和小匕首不见了。

    一回忆才想起来,那两样东西都掉在了小别山中,再根据大姐今日与他谈的,那小别山已然坍塌,而如此的话,那两东西可算是无处去寻了。

    他并不知道事实上董逸思都找回来了,但是并没有直接还给他。

    张琅对于那两样法器,心中有念不舍,毕竟用着都趁手了,但是也没办法,既然已经无法寻回,那就随之而去,只能往后重新搞新的。

    将大青瓶收入储物袋后,习惯性的用手拍了拍鼓鼓的袋子,心中一乐,脸上挂上了笑容。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从有了储物袋这东西,就让人信心十足,很有底气。

    今日也到了晚夜,听着屋外一道鸦鸣,张琅便往那床榻走去,可走了两步才突然发现,董逸思居然褪去外衣,解散头发,倚坐在床上,脚上盖被子,手中拿着一本古典书,正在认真的观看。

    留给张琅床内侧的位置,仿佛就是在等着他上床睡觉一般。

    见此,张琅大眼一睁,转头左右看了看,在想是不是大姐搞错了什么,还是说,这里并不是他睡觉的地方。

    但可是今日他就是在这醒的啊!

    董逸思余光注意到张琅的犹犹豫豫,便翻着书随言道:“还站着干什么,都给你留出位置了,快脱了衣服上来睡觉。”

    张琅绷个嘴巴,脸浮红,不好意思的回道:“大..大姐,您确定是要和我一起休息?这...这不太好吧,男女授受不亲啊!”

    可没想到,董逸思只是将书本放下,一脸看死鱼的表情盯着张琅好一会,紧接着便强行上手将张琅给拖上了床上。

    “他娘的,你到底还休不休息,你计较这个干什么,你知道你这三个月要不是我日日夜夜伴着你,指不定那天晚上就暴毙了!”

    张琅也是苦说不得,但他意识到了这是为了他好,于是只能老老实实的解衣休息。

    一开始还是硬生生的躺下,但是随着一点点睡觉的过去,张琅还是因为身体状态不太好,并且温暖的被窝太过舒适,让他还是悠悠的进入了梦乡。

    梦中,浮现了多年未见迷迷糊糊的家人身影。

    次日开始,张琅便按照董逸思方法和尸魂老者的建议,开始新的自行调息恢复方式,每日都要养神纳精,然后利用《万变剑法》的部分简单训练方式来让身体也活跃富足,如此整体健康起来。

    当然那些药补、食补也依旧不能少,只不过是调整类别和剂量,毕竟开始主动进行恢复后,那消耗的东西在一段时期内会大量增加需求。

    而每一周的第一个晚上打坐前,都会按照董逸思的方法,服下一颗聚气丹,吞吐纳气一夜,让《青藤诀》开始再次慢慢的调控内息,并且迅速的增加灵力蕴力,渐渐的提高修为。

    除了这些,自然还是少不了“学习”,这个重要的东西,而这次是从轻虑小院的书库中寻得古医书和一些奇书,书中那些新内容让张琅再次忘乎所以,有几次看书差点就错过了服药点,因此还被董逸思骂了一顿。

    有的时候尸魂老者会突然出现,与他谈聊书中的内容,两人对书本知识可真是一见如故,每一次都是活跃的交流,老者基本上毫不吝啬知识,只要张琅所问,他愿意答,就都会告知。

    伴随着日子的过去,这些方法都会合理的变动调整,以让张琅能更顺应当时情况来恢复和成长。

    当然,毕竟只是为了恢复和成长,不再像以往一样,日日夜夜都死死的刻苦修炼,有的时候便也会和董逸思甚至尸魂老者,两人、三人的外出巡游一番,感受一下世间的美景和凡尘。

    按尸魂老者的指点,就算是修仙者,也要保持心情的愉悦,这样不仅仅能让修炼的更加轻快,还能有益于突破不解的瓶颈。

    不过,有时候尸魂老者会自行外出,一段日子,董逸思和张琅并不知道他去干什么了,但按照之前的说法,只是去和一些“朋友”打招呼去了,但具体的就不得而知。

    就这般日日夜夜,在七个月后,也就是第十个月的时候,张琅就已然恢复到了全盛状态,并且因为这些月日的努力弥补和修炼,变异单灵根的他也直接突破到了炼气期九层!

    他这般短时间恢复并提升修为,对董逸思来说是很惊喜,而尸魂老者单单是满意,毕竟虽然不是天灵根,但是变异单灵根,若是有实力大力的去培养,或许跟那单灵根天资基本没差。

    只可惜,尸魂老者对于变异灵根,也没多少教训之法,只能依据汪昕仁历练之路的经验,慢慢与之。

    而张琅到这个层次开始,便是炼气期修士最重要的一个阶段,董逸思也是告知了他关于这个阶段的重要性。

    那就是,要开始为突破筑基期做准备,蕴足精气神,强盛气海,等待时机。

    就单凭实力来说,修士一旦踏入了筑基期,那实力与地位与炼气期时期可不能同日而语。

    但并未说过关于筑基期的任何其它事情,董逸思认为,这得张琅自行去感受,每个人都会有不一样的认知,这让张琅也好奇了起来。

    不过张琅自己也是十分的懂事明白,知晓他自己刚刚恢复不久,所以并不应该着急飞跃提升,认为应该先稳固一段日子再论后话。

    这一点,也是让尸魂老者欣然赞赏。

    曾经的汪昕仁就是在二十来岁凭借变异单灵根顺利迈入筑基期,而张琅也与其同为变异单灵根,自然也不会差多少!可是,像他这样自知要稳步沉淀的人,很少。

    就这样,慢慢的时间度过,三人情谊也不断的提升,但董逸思与尸魂老者说好的一年,也仅仅剩下一个月了,而这最后的时间里,三人又来到了平安县,主要是来处理汪昕仁三人曾经的那炼化之地。

    顺带的,也是来这小小的闲玩一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