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8章 另寻他法-大秦:政哥我不想学英语了-万书网
首页

第738章 另寻他法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待【龙祠祭祀】庆典过后,冒顿才有空闲来寻张钰澜。

    顺便还告知了张钰澜,他已经趁此庆典之机,说服了好几个中小部落的首领们,同意并支持册封她为少阏氏。

    给张钰澜吓得一愣,随后加紧了逃跑计划。

    “黑冥,赵高不是已经放弃了对我的监视了吗?”黑冥刚隐匿起来,张钰澜便隐隐感觉到了他的存在,随即试探性的问道。

    “………”黑冥感觉很神奇,搞不懂为什么每次他一靠近,她就感觉到了。

    “我知道你在,别偷偷摸摸的,这可不是男子汉大丈夫所为啊。”见黑冥不应声,也不现身,张钰澜使用起了激将法。

    “我只是…路过…”黑冥破天荒的扯了个谎。

    “哦……”张钰澜没有戳破黑冥的心思,轻描淡写的哦了一声。

    “对了,黑冥,你知道这里离大秦边境有多远吗?”张钰澜装作不经意的问道。

    “……很远。”黑冥停顿了半晌后,最终还是回答了她。

    “你一个人是…逃不出去的……”黑冥随即神色复杂的又补充了一句。

    匈奴地域辽阔,且多是沙漠与草原,一眼根本望不到头,若没有深知路况之人的带领与齐全的装备,完全的准备,根本不可能跨越这一望无垠的沙漠与草原。

    “我知道……”张钰澜眸光一暗,神情落寞的回道。

    “……”黑冥还是第一次见到张钰澜露出如此寂寥的神色,以往不管遇到何事,她都是一副从容且淡然的神情。

    随后,毡房内陷入了久久的沉默,张钰澜好似已经忘了黑冥的存在,兀自沉思着。

    翌日,冒顿明显感觉到张钰澜有些闷闷不乐,为了弥补这几日因为庆典太过忙碌而忽略了张钰澜,冒顿带着张钰澜去草原上训鹰捕猎。

    “怎么样,阿兰,心情可有好转?”冒顿爽朗的询问道。

    “谢单于关心,我无碍。”张钰澜淡淡的摇了摇头,故作一副兴趣缺缺,强颜欢笑的神色。

    “阿兰可会骑马?”冒顿记得几年前见到张钰澜的时候,她是坐马车的。

    “额,不太会。”张钰澜可不想骑马,毕竟匈奴的马匹没有马上三件套……

    “那我教阿兰骑马可好!”闻言,冒顿眸光一亮,饶有兴趣的说道。

    “……呃,好。”

    【卧槽,失算了!早知道就说会骑马了!】张钰澜扯出一抹强颜欢笑,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可她没办法继续拒绝冒顿,毕竟不能做的太过,冒顿作为匈奴之王,最起码的尊重与面子还是要给的。

    不过,冒顿并不是张钰澜想象中那般教她骑马的,而是亲自给她牵马,然后再慢慢引导,很是有耐心,很绅士的教她骑马。

    这让张钰澜对冒顿有些刮目相看,本还以为冒顿会占她便宜,抱着她骑马之类的,看来,是她想多了……

    殊不知,冒顿其实是为了给张钰澜留下好印象,尽量克制自己,且强迫自己亲自给张钰澜牵马的……

    不然,他一个匈奴单于怎么可能亲自给他人牵马!

    两人皆各怀心思,一个惺惺作态的教,一个装模作样的学。

    半天之后,张钰澜总算有了明显的进步,可以单独骑着马小跑了。

    不得不说,在大草原上策马扬鞭的感觉就是不一样,令人非常的自由与畅快!

    “嗯?卡拉,怎么了?”突然,张钰澜肩膀上的黑鹰腾空飞起,朝着远处疾射而去。

    “卡拉应当是发现猎物了。”冒顿追上张钰澜解释道。

    “猎物?哪呢?”张钰澜四处张望,都未看到这茫茫大草原上有什么猎物。

    “走,在那!”冒顿却眼尖的发现了猎物所在,随后策马疾奔而去。

    “这些羊就是猎物?”待二人赶到卡拉之处,发现它正围绕着几只羊盘旋鸣叫着。

    “不,这应该是谁家走丢的羊羔。”冒顿习以为常的说道。

    “羊羔为何会走丢?”张钰澜故作惊讶的问道。

    “匈奴地域辽阔,草原茫茫,牲畜经常容易迷失方向,走丢几只乃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冒顿并不是很在意这个问题。

    而且有些走丢的牲畜有时候也会自己找回来,再者,那些没找到的牲畜他们就当是献祭给天神了……

    张钰澜转念一想便明白了冒顿的意思。

    本身匈奴百姓的放牧方式就比较粗放,散养,且每家每户牲畜数量较多,缺乏有效的管理和看护,导致牲畜容易走散。

    其次,匈奴各部落之间也会存在一些纷争,导致一些牲畜被其他部落劫走也是有可能的。

    最后便是自然灾害,如风暴、洪水、沙尘暴等也可能导致牲畜走丢。

    “……为何不能避免牲畜走丢的问题呢?虽然只是走丢几头牲畜,可对于一些生活较为困难的百姓也是不少的损失啊。”张钰澜沉思一会,而后好奇的问道。

    “哈哈,阿兰,这是没办法避免的。”冒顿闻言,心中一动,随即爽快的笑着回答。

    “咦?不是很容易避免吗?单于为何说不能避免?”张钰澜故作一副天真无邪的神情问道。

    “哦?阿兰可是有何好办法?”冒顿眸中快速闪过一丝精明之色,然后很自然的询问起来。

    “给每一头牲畜做上独有的编号与标记不就可以了吗?这样一来,走丢了也能找回来。

    不像现在,就算找到了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张钰澜并未说出如何避免走丢,而是转了个弯,先说走丢后的问题。

    “阿兰,你知道整个匈奴有多少只牲畜吗?”听到张钰澜的话,冒顿心中稍稍升起一股失落之感,他还以为张钰澜会出什么好主意,让匈奴的百姓不再丢失牲畜呢。

    “唔,不知道。”张钰澜茫然的摇了摇头。

    “阿兰,咱们匈奴的牲畜大约有七八百万只,这要是每一头都做上标记,恐怕有些不现实。”冒顿微微一笑,而后向张钰澜解释道。

    “哇…竟有如此之多!”张钰澜没想到匈奴的牲畜竟然这么多,匈奴的人口好像才三四百万来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